清朝到底是中国历史的退步,还是中国历史的进步?

一直在想,如果最后一个王朝不是满清,中国会不会更强大一点,乾隆的自大给中国发展带来了阻碍~满清后期是官员不够血性,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还是即使官员有才也无法挽救被侵略的命运?
我也时常在想,把明朝的官员与清朝的官员换个位置,会是怎样热闹的场景!
这么说呢,明朝时期就已经落后西方了,但通过西方来华传教士的作品来看,当时的中国士大夫对西方文化呈好奇,欣赏乃至学习的态度,甚至还有朝廷大员皈依的基督教(据大中国志记载,起名叫李良,不知道谁知道这个人)或许明朝如果不亡,能让中国不会如清末那般落后?不过也不好说,康熙不也对西方科技感兴趣么
满清后期其实不缺乏血性的官员(比如关天培,陈化成,聂士成等),但是第一,这类人毕竟少数,很多人都是见了洋人掉头就跑的。
其二就是政府对于洋人的态度暧昧,就像马尾海战那样,敌舰无故侵入一个主权国家的军港等同开战,政府却命令不可寻衅,私自开战者虽胜亦斩。这种荒唐的恐洋症的命令束缚了官兵手脚,而且晚清军备糜烂,主管旗人更是醉生梦死,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限制汉人做大,其实就是拖后腿。
最后,就是晚清政府不愿做出根本性改变,害怕失去权利。在帝国最后的末日里更是搞出来了滑天下之大稽的预备立宪和皇族内阁。
可以说满清的统治者确实是阻挠国家发展的罪人,在末日到来的阶段仍是坚持与汉人政治权利争夺为第一要务,江山不过是意外得来的,只要保住大头就行,其他丢给洋人无所谓。晚清所做的一系列的“开化”不过是为了继续奴役汉人所做的姿态罢了。宋尚能偏安一隅,晚清可真的是没半点可值得称赞的地方了(单从统治者角度来说。)
进步是进步了,满清进了一步,世界进了一百步
宋开国以来,金蒙古女真日本分别马踏江南,首都被攻破无数次。
这是偶然吗?盲目自大不学习别人先进思想技术制度,就是这个结果。
蛮族社会入主进步文明,当然,这个进步文明主流有点玩物丧志不思进取
最大的问题是世界进入了航海时代,满清没跟随,如果是相对南方的汉人建立的政权,可能会沿海发展,接触世界科技
都是一样的官僚帝制王超,清朝只不过比明朝地大点人多点,但清朝并没有把这个转化为人力优势
满清是封建王朝的顶峰
退步。外蒙独立不怪两岸政权。关键还是满清给我们搞退步了,让我们失去了对其他夷狄的高优势。
退步
是中国“历史”的进步,是“中国历史”的退步
“宁赠友邦,不与家奴”,这就是鞑清
大倒退!
明朝取代元朝一定是进步吗?元朝对外开放,海上丝绸之路比南宋规模更大,国家税收以商业税和盐铁专卖为主,农业税为辅,到了明朝重农抑商全收农业税,海禁政策,严刑峻法,路引八股厂卫,路上没新疆没陆丝,海禁又没了海丝,才是大倒退!
民国相比清朝才是大倒退!抗战居然还在用清朝的汉阳造,清朝已经有了近代军工业,而民国全依赖进口!

清朝人口是明朝四倍,国土是明朝近3倍,清承明制,但清废除了明朝的贱籍和士绅不纳粮的弊政,海禁八股重农抑商也是沿用明朝的政策,清朝能平定太平天国和捻军,因为军费两亿财政掏得起,明朝亡于李自成张献忠,因为区区几千万三饷就官B民F了,说清倒退,明朝本来就不先进好呗!
如果从血性上来说,我觉得这个锅应该给儒家而不是满族人。 举个例子,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都是用拳头,兵器,骑兵说话。而经过历代统治者改编之后的儒家强调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把世人教化得更好管理,这代价就是让人没了血性
相对的,清朝对于中国来说是进步,对于世界来说是退步。
满清带来落后和倒退这种铁打的事实居然都还有人牵强附会的狡辩
看怎么去理解,进步是绝对的,与中国古代商王朝对比.退步是相对的,与周边日本或印度对比.
清朝的防汉政策限制了中国在科技大爆炸时代的发展,文字狱,闭关锁国在清发展至极盛,“汉人强,满人亡”,“骑射乃祖宗之本,不可变”这些落后的思想让中国彻底倒退于历史潮流之中
中国落后的原因就是清朝具体施政

有些人动不动就是什么玄之又玄的什么中国文化啊,什么封圌建专圌制,什么小农经济啊。甚至还动不动就推到死了两千多年的孔夫子秦始皇头上。还自以为不如此不能体现出高深。其实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误区,属于故弄玄虚装腔作势。

其实既不用要求全世界头一个原创出资本主义,也不要求头一个原创出近代科技,只要求在别人搞了之后,你引进一下,也就行了。这完全是一个政圌府甚至一两个最高统圌治者,就可以扭转乾坤的事情。现成的例子就是日俄。

所谓封圌建专圌制,很多人说,中国历朝都专圌制,清朝也专圌制,其实看看,普鲁士、俄国、日本,全部都是具有浓重的中世纪专圌制色彩条件下发展近代科技工业的。因为纯粹的科学技术,作为增强国力的实用工具,专圌制君主也是很喜欢的。俄国彼得还是遭到很多官僚贵圌族抵制的情况下强行向西欧学习的,日本明治维新,纲领是“王政复古”、“奉还大政”、“尊皇攘夷”,实质就是推行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圌权。在近代条件下,中国传统皇朝式的中央集圌权和组织严密的官僚体圌系,应该说,是一个优势才对。

所谓儒家文化,儒家其实是很世俗化和实用主义的。有些文人固然瞧不起匠人和手艺,但是也从来不会去干预科技的发展。总比天主教把人烧死强点吧。倒是晚明学习西方科学,和清末引进西方实业的很多人,恰恰是儒家文人出身。说到底,儒家还是什么家,不过是个工具,工具用得好不好,在于你活人,你大活人干事情干砸了,怪工具?

所谓中国是小农经济传统,没有发展近代工商业的土壤。这说法更是荒谬绝伦。最简单的道理,人有吃的才能干其他,欧洲人、俄国人、日本人,全都是种地吃饭的。农业与工商业,是顺序发展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互相矛盾的关系。

具体看看清末,其实就是由于满洲贵圌族的愚昧,或者说,是由于满洲贵圌族对于张之洞、李鸿章、袁世凯这些革新派汉人官吏的牵制和压制。清末洋务运动,且不论其指导思想如何,就其具体执行,就根本没有得到满清朝廷的足够支持。

欧洲人就评论过,甲午战争,就是李鸿章一个人和日本一个国的战争。终于把李鸿章等人搞的洋务拖死了。那拉氏、毓贤、刚毅、载勋、载漪等贵胄,根本就没有接盘的能力和兴趣。竟然乞圌灵于义和团画符念咒去抵抗洋人,遭致八国联军之大祸。

再看张之洞,汉阳铁厂远离矿源,历来被诟病为违背经济规律,其实不过是因为这铁厂倾注了他的心力,他实在不放心放到别处去,非得放到眼皮子底才行。也反映出,清末这一点点科技和和实业的引进,基本上就是出于这些官僚大员个人的推动。满清朝廷,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举国一致搞工业的决心和格局。

再看袁世凯,虽然头一个组建了新式陆军,筹建了中国第一条铁路,也算是清末第一号能臣干吏了。却被排挤回老家钓鱼,直到武昌枪响,满清死到临头,无人可用,才只好请回来。

然后是清末所谓制宪组阁,最后一大半阁员是八旗乃至皇族,汉人官员的权力分配甚至比之前更小,这使得汉人官僚彻底失望,也成为武昌枪响,迅速得到响应,以不可思议的4个月就推圌翻满清的背景所在了。

满洲八旗,从个别人讲也有才智之士,然而整体上早已腐化,要是提笼架鸟白吃白喝为害尚浅,还非要坚持在行政圌权力上对八旗之外的更广泛群体进行排斥打圌压,怎能不败?清廷玩弄用汉又防汉制汉的权术200多年,不可谓不成功,最后到底还是把自个给玩进去了。

结论,凡事根本不用扯那么远,动不动就一千年两千年的扯。满清的问题就在于满清。谁当政谁负责。用不用搞些貌似玄虚的东西来遮掩。
国家都灭亡了 怎么可能是进步!要是日本而战成功了 算不算是进步?
平心而论,功大于过。
如果最后一个王朝是宋明那样没什么扩张力的,那新疆?西藏?东北?蒙古?
不敢想,不敢想
相对退步。
全班都升初一了,自己跑去接着读六年级。
晚清操作更是一波比一波sao,不过这也算是末代王朝的通病,烂透了就该倒了。
我发现很多人真的是太能意淫了,说实话,没有满清,中国更惨了,现在还能有中国,多亏满清入关了,不然的话,沙皇,准格尔,蒙古,早就把你瓜分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