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原话是:“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翻译:华夏民族的文化,经历过千百年的演变推进,达到顶峰的的时候是在宋朝。后来逐渐衰弱,但是最终一定会再次振兴。
陈寅恪先生的意思是宋朝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最顶峰。

[摘要]宋朝的历史地位,在很多教科书中给人的印象就是“积贫积弱”,彷佛这就是宋朝历史的全部。然事实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曾言: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
[摘要]宋朝的历史地位,在很多教科书中给人的印象就是“积贫积弱”,彷佛这就是宋朝历史的全部。然事实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曾言: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

宋朝的历史地位,在很多教科书中给人的印象就是“积贫积弱”,彷佛这就是宋朝历史的全部。然事实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曾言: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其实,纵观中国古代,在民富、民乐方面,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和宋代相比。真宗朝宰相王旦就指出:“京城资产百万者至多,十万而上,比比皆是”。简单来讲:宋朝是一个马力强大的发动机,所谓“积贫积弱”的印象,只是输出转化出了问题,而文化输出这一面却是历史最好的。

宋徽宗的书法和画
比当代更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生活
在唐代的贫眼所惊之华丽器物,在宋代已经是百姓寻常之物。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道:“唐人做富贵诗,多记其奉养器服之盛,内贫眼所惊耳。如贯休《富贵曲》云:‘刻成筝柱雁相挨。’此下里鬻弹者皆有之,何足道在?”宋人嘲笑唐人贫眼没有见过世面,那是因为宋代民间财富比前代取得了飞跃性进步。
宋朝的文人除了读书、是学者之外,他还可以很悠闲,可以很潇洒,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一种生活品味。观宋朝的茶器和香器,其器皿的型和韵,即使当代大师也难望其项背。
文人,心中有山水
宋代的文人不仅擅长诗词歌赋,还精通绘画、音乐、书法,成就斐然,世所公认。
宋朝的文人非常多,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苏东坡可以念出一大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文人?他们为什么在面对权利和财富时,可以坚守自我?这是因为他们心中有山水,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山水,他们很自信,他们知道在自己的生命中有更高的价值所在。就连宋徽宗这样的皇帝,也认为心中的山水比权力更重要。
文人,追求生命的意义
宋朝的文人很喜欢喝茶。宋人茶事中那精美的器物、繁复的技艺、考究的仪规、多彩的习俗,及至饮茶时冲淡自然、参禅悟道的儒释道精神,都对后人影响深远。从茶这一“小事”,我们就可以窥见宋人的生活品味,他们知道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宋朝文人的品行和喜好,造就中国文化的顶峰之态,也为中国的美学贡献多多。
极简美学 领先世界一千年
古代美学,到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
越简单,越难
宋是一个文明高峰。宋汝窑,是千年来了不起的大名牌,唐三彩都是花花绿绿的,但宋敢在花花绿绿中走出素朴的风格。

宋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
像水仙盆(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上图)做到那么素,雾面,没有一点花边,没有一点火气,却很美,这是很难的。

宋瓷冰裂纹小碗
全世界至今还在仿宋瓷。冰裂纹,本来是烧坏了,但宋人觉得里面有种沧桑美,后来他们便用不同火温去探索烧出冰裂纹。本来是败笔、损坏却变成美,这是很特别的宋代美学。

宋代版书:南宋张即之《金刚经》
宋朝的版书,是全世界最珍贵的文化之一。在拍卖市场,宋版书是一页页卖的。十一世纪宋朝的活字排版印刷术,让当时的知识、教育普及,造就庶民文化。还影响到十五世纪德国古腾堡圣经(第一部用活字印刷术印刷的圣经)的印刷。
越困顿,越美
宋朝的书法很多人会首推选苏东坡的寒食帖。他四十三岁因乌台诗狱被抓,写了一首绝命诗,请狱卒带给弟弟,经欧阳修等极力抢救,才下放黄州。黄州时期是苏东坡写赤壁赋、大江东去、念奴娇、寒食帖的年代,唯一留下的手稿是寒食帖。

苏轼 寒食帖
苏东坡年轻时,字写得很漂亮,寒食帖是其在人生摔一大跤后写出来的,此时的他不刻意追求美,而是写得很自然。别人说这字好丑,苏东坡自嘲这是“石压蛤蟆体”。
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别人笑又有何关系?因为自己知道自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很多东西必须在生命不同阶段去领悟。
越温柔,越强
有人说,故宫的第一任院长是宋徽宗。一千年前他就创造了文物收藏专业。他编了《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完整整理和收藏书法和绘画作品。
宋徽宗的诗帖,会让你惊讶,一个帝王可以爱美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宋徽宗的书法作品
宋徽宗输了帝国,却赢得了美,他建立起统治者的另一种品格,从不会蛮横粗暴,不炫耀权力和财富,却追求极致的美学。宋有一种“柔的文化”,当时西夏辽金都比宋强,但宋比他们晚灭亡,南北宋三百多年,比唐朝的二百六十年还长。
绘画方面,范宽《溪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都是珍贵至极的作品。

范宽《溪山行旅图》
《溪山行旅图》里一座大山,人只是走在大山大水里一个小小的存在,这是很了不起的天人合一观。宋朝人知道,人不能自大到认为可以征服宇宙,我们只是宇宙的过客,所以,用“行旅”,不是“旅行”。人要尊敬自然,要留下谦卑。
范宽的大山中峰鼎立,是稳定、不动的。由于到神宗时想变法,因此郭熙的画开始受到欢迎。因为郭熙画早春,代表变化、解冻,线条是流动轻松空灵的,构图出现S型,抓住剎那间光的变化,在云烟蒙蒙、有与无之间的美。
到李唐的《万壑松风》 ,山却像毛笔、手指一样细。那山峰像梦境,是非写实的山水,他从范宽的写实主义,转成浪漫主义,也是北宋跨越南宋的重要桥梁,他带动南宋画的留白、文人诗意。《万壑松风》 是他总结北宋的一幅画。

李唐《万壑松风》
至今宋朝的书法山水画仍是世界公认最高的品格和风格,美学影响力都没有消失。唐朝的美是大红大绿,到宋朝则用墨来画画,但墨分五彩,墨比彩色还要高,淡雅反而更高贵。

宋工笔小品
宋朝歌颂梅花、枯木,他们含蓄内敛包容,尊重每个生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把缺陷变美,花很美,枯木也美,裂纹也可以构成美,鹧鸪斑、兔毫、窑变都是缺陷之美,美无所不在,就看你如何去发现!
这货的意思中国还会出现靖康2.0版本的历史
真的是积贫积弱,不是什么教科书给的印象
就是因为太弱,被骂得不敢还口,所以不得不放开言论,放开言论才文化发达。
文化有可取之处,比如言沦控制和开放风气比明清好很多。
但明清文学成就、典籍整理、农业手工著作等方面,远超宋。

这句话也不算错。
宋朝时期,中华文明走到了一个拐点,汉唐的辉煌已经远去,文明需要重铸,文明需要改革,以此来应对新的形势。可惜转型失败,埋下了近代落后的祸根,只能在近代开始艰难的文明转型。
这种情况很多,例如,伊斯兰文明,就是转型失败的文明,现在还没找到转型的方向。绝大部分在古代辉煌的文明,无一例外的在近代遇到了麻烦,转型困难,这可能就是一种路径依赖,古代越辉煌,反而越难转型。但世界形势变幻莫测,文明一成不变是无法应对的,必须紧跟形势做出改变。
王安石已经说过了,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句话送给所有的崇古派,近代的惨烈教训都打不醒这群人。
扯淡的狂徒,龟缩的儒法怎么能够继承我华夏的正统?

我承认宋朝的文化的确是中国历史上的顶峰
宋徽宗的瘦金体,我也很喜欢,但文化是文化,文化强大不代表不弱
连宋徽宗父子家人都被金人虏走,连金灭辽,结果被金看出宋的弱,侵宋,连蒙灭金结果被蒙侵宋。
明朝的文化强于蛮清不知道多少倍结果还是被蛮清入主中原。
读的书多,会琴棋书画,遇到强盗,等于白搭。
文化顶级比较认同,只是国防太弱了,一要怪赵二,二要怪制度,把文人的地位抬得太高,偏偏宋朝的文人和唐朝马上能治军马下能治国的文人差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